莫名其喵

【逸真】某主播直播吃饭月入百万【中秋篇】

面粉零售基地:

第一弹请点击头像查看


【逸真吃播AU】


饲养员风天逸X小吃播羽还真


痴迷吃播,无法自拔


不喜误入


 清风【哈士奇】出没


逸真梗或者说天空城演员众人的梗实在太多,不怕没得写23333


某主播直播吃饭月入百万【中秋篇】


中秋节。


本来按照风天逸等人的尿性,过节不出去浪是不太可能的。白庭君牵头,原来的计划是,大家一起上山(风天逸老家豪宅的后山),搭个炉子烧烤一下,然后露营看月亮。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中秋前一天晚上开始,17级台风刮得鬼哭狼嚎,风天逸家海景房(另一个)的玻璃碎的劈啦啪里,把他叔叔气得半死,半夜叫他过去修窗户。(房子是风天逸要买的)


白庭君家的别墅在山里,情况还好,很得意地在微信群发了他母亲和易茯苓在窗前做瑜伽的照片过来。结果没一会易茯苓发了条语音:“停电了诶,”半分钟后,“水也停了。”


风天逸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赏月计划胎死腹中,众人回家各找各妈。风花雪月四个单身汉都是本地人,直接回家过中秋了。羽还真老家远,他母亲也不肯他回去,怕台风天路上出事。雪飞霜住在城市另一头,也没有去找她的道理,何况他看见雪凛就怕得要死。幸好第二天水电供应恢复了正常,他和风天逸能安安心心地窝在家里。


羽还真和风天逸并肩走在街道上,打算去超市买点粮食。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只有偶尔出现的环卫工埋头打扫断裂的枝干树叶。风天逸伸手悄悄把羽还真小孩一样肉呼呼的手掌捏到自己手里。


 


第二天是周五,晚上羽还真照例要直播。中午的时候风天逸一咬牙煮了一锅面,红(胡萝北)红绿(黄瓜)绿的看起来还可以,吃到嘴里却有一股诡异的油漆味。所以晚上两人彻底放弃自炊的想法,叫了一堆外卖。


两个人都觉得风天逸不要出镜比较好,所以风天逸坐到茶几另一边的拍摄死角去了。羽还真确定镜头里连他的衣角都看不到后,才点了“开始”。


 


 


“大家月饼哦不对……大家中秋节快乐!!我又来给大家直播啦!大家吃过晚饭了吗?


“我这里刮台风了,不过还好,都平安,只是没有月亮可以看了。


“今天吃的是麻辣烫,还有麻辣小龙虾。两样都是叫的外卖。这家的麻辣小龙虾我还没吃过,不过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然后就是中秋节必须吃的月饼啦~~家里月饼太多了……我拿了一点出来,等会看着吃吧。”羽还真拍一拍面前的月饼小山丘。


“再吃一点水果,嗯橘子柚子石榴什么的。那我就先开始吃啦!先吃一口麻辣烫。”羽还真一脸满足地开始拆筷子。


 


 


 


“神TM一点……”


“这叫一点?你确定?”


“啊我真真是一个喜欢吃月饼的可爱boy。”


“一个礼拜没见真真我好想你!”


“同台风……妈个鸡差点被吓死。隔壁学校宿舍屋顶都被掀翻了2333333”


“妈的那个屋顶被掀翻的是我们学校啊!”


“哈哈哈哈哈弹幕居然开始认亲了。”


“中秋节只能一个人吃饭的单身狗……”


“真真你是有多喜欢麻辣烫!”


“杨国福好吃!”


“真真还是少吃点麻辣烫啊,对身体不好。”


“张亮麻辣烫!”


“今年的石榴真贵啊。”


“可怜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豆沙月饼。”


“苏式月饼好吃!”


“冰皮大法好!”


“呸!我鲜肉才是真绝色!”


“真真能吃辣吗?”


“今天饲养员不在?”


“中秋节我真居然落单?”


“真真不怕,我来疼你!”


“哈哈哈哈哈哈这豪爽的吃相233333”


“什么豪爽我真明明吃得辣么可爱!”


“腮帮子跟仓鼠似的。”


“我好想知道阿婆主嘴里能塞多少东西23333333”


“塞♂多少,估计饲养员最清楚。”


“啧啧啧你们这些污婆,别把真真吓坏了好吗。”


“所以今天还是没有饲养员?”


“球饲养员!”


“话说up迷之有钱的样子。”


“前面的你看个吃播还能看出有没有钱的怎地?”


“我真本来就是壕好么,不然能这么一天三顿地吃?”


“壕的那个你省省吧。”


“你管人家有没有钱,真搞笑。”


“话说这么大一盆小龙虾真真你确定吃完?”


 


 


 


羽还真放下筷子,去摸一次性手套。风天逸静悄悄地冷着脸吃自己的清汤麻辣烫。羽还真把脑袋侧过去悄悄说:“味道还可以吧?”风天逸点点头说:“凑合。”


“你吃小龙虾么?我给你剥吧,免得你嫌手洗不干净。”


羽还真一边剥小龙虾一边对着镜头说:“饲养员也在旁边呢,他也吃的麻辣烫。”


“遭遇台风的朋友们都还好吧?我们这里是没有停水停电啦。


“我们这里也有房子玻璃破了,不过是在海湾那里,我家一切都好。


“小伙伴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麻辣烫?……我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应该不是你们说的那几家。就在我家楼下,我和饲养员偶尔会吃,挺卫生的。


“没办法啊,我们都不会做饭,不过麻辣烫这种也只是偶尔吃吃,大家放心啦。


“饲养员他不剥,他嫌剥了之后手老洗不干净,有味道,我先给他剥一点吃。他在角落里吃麻辣烫呢。


“他吃得不多。我吃得比较多。可是我觉得我也就是一般男孩子食量啊。你们觉得呢?


“晚上好晚上好晚上好!吃过晚饭了吗?”


羽还真把剥好的小龙虾放在干净的碟子里,风天逸伸过筷子夹了一个走。


“辣吗?吃得了吗?我点的中辣。”他侧头看风天逸。


“还行,不怎么辣。”风天逸继续吃自己的麻辣烫,不过脸色好看了一点。


“那你多吃点吧。”


“你吃你自己的,不用管我。”


“哦。”羽还真转回镜头。


“饲养员他不怎么吃辣。我能吃一点,也吃不了太辣的。


“麻辣烫里面有面、娃娃菜、青菜、金针菇、培根、玉米、丸子、千页豆腐、鱼饺,这些。我每次点的都差不多。


“不吃葱蒜和香菜。因为嘴里会有味道嘛。感觉不大舒服。饲养员他也不吃。他连辣椒都不加。


“没声音?吃饭当然要安安静静地吃啊。而且饲养员吃饭特别慢条斯理的。


“我再剥几个,就继续吃麻辣烫了。”羽还真面前的碟子里都是白嫩嫩的小龙虾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男友力max!”


“猝不及防又是一嘴狗粮。”


“身为一个男孩子,吃不了up主吃的一半……”


“真真吃得不多啊,一点也不,还可以多吃点!【正直脸】”


“强行正常食量,我服。”


“想到饲养员在小角落安安静静地捧着一碗麻辣烫吃就好想笑23333333”


“说好的妖艳霸道总裁呢!”


“哈哈哈哈哈哪里来的妖艳啊喂!!!”


“有次饲养员不小心出镜,穿的特别好看!!”


“风骚的酒红色西装23333”


“我觉得看身材就很帅啊好吗!”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是很帅23333”


“gaygay的帅♂”


“那套西装超贵的好吗!我去查了一下!吓死宝宝了!”


“人出镜没有几秒居然能看到什么牌子我也是醉了。”


“see you tomorrow!”


“麻辣烫最爱金针菇和火锅料!”


“居然不吃香菜!”


“哈哈哈哈哈饲养员人设全崩!!”


“wodema居然看出来反差萌是怎么回事?”


“谁来拉我一把饲养员攻x小吃播受站不住了!”


“不管!就算饲养员吃不了辣也是攻!”


“我真真着一脸呆萌怎么攻得起来啊喂!”


“卧槽这里腐女好多啊。”


“到B站说腐女多的你有病?”


“前面那个出门左转不谢。”


“B站——全国最大同性交友网站。”


“对不起我是会员。”


“23333333333你们是没完没了了。”


“真真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还要给饲养员剥小龙虾!”


“如果这都不算爱!!!”


“没吃过小龙虾的我是一个人吗。”


“是的,你是一个人。”


“只有你。”


“不,你不是人。”


“我们这里麻辣烫要加油条吃!”


“油条的别走!”


“油条好吃!”


“想看饲养员正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真为啥要把饲养员藏那么紧!!”


“莫非饲养员长得很丑……”


“饲养员要是丑逼赌五毛真真看着他吃不下饭!”


“你们没听过情人眼里出西施么2333333”


 


 


 


羽还真含着筷子悄悄看了风天逸一眼。他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麻辣烫,正在喝水,一仰脖,连喉结都很好看。


谁说他丑我就跟谁急。羽还真红着脸扭过头。


“我觉得不吃香菜的人挺多的吧?与其说是怕有味道,不如说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吃。


“但是我不吃的东西很少。大部分食物都喜欢的。


“饲养员……嗯算个小老板吧,我俩也就是一般一般生活水平。


(你知道你这么说有多少人会气死吗。)
“我们这里麻辣烫没有油条诶……很好吃吗?好吃的话我下次去买一根试试。


“可是要怎么吃呢?直接吃的话跟普通油条有什么区别吗?


“哦哦哦蘸着汤吃啊。好,我明白啦。下次一定试试。


“你们怎么能说我蠢呢,我手挺巧的好吗。


“我点的中辣,不过也还好,一般辣。


“嗯吃饭的时候不爱喝水。这家味道挺好的,不会太咸。


“清风啊?清风在自己窝里吧。他最近越来越胖了,我和饲养员打算带他出去跑步减肥。


“清风是我们的狗。哈士奇。嗯,对就是上次想蹭东西吃的那只。棕色的。四岁啦。


“哈哈哈他从小就很贪吃啊。不过孩子还是自己疼嘛。


“我本来想养雪纳瑞的,但是想了想还是选了哈士奇。


“清风全名叫清风二号,很特别对不对?因为饲养员小时候养过一只也叫清风的哈士奇,但是刚带回来不久就因为细小夭折了。


“所以大家要养狗一定要小心啊。那些狗狗真的很可怜的。有能力的话还是去领养吧。


“我有空会去溜狗,一般跟饲养员一起。有时候清风跑起来我们两个都拉不住他。


“是啊你们也觉得他太胖了对不对。可是他很贪吃,我们又没办法。


“清风是小帅哥哦~他平时很乖的,虽然有时候会叫。


“我业余时间?我业余时间啊……就出去走走……我也没有什么业余时间啦。


“我们俩没空的话会把狗狗放到叔叔那里去。


“叔叔是饲养员的叔叔。


“我们俩家庭关系都挺简单的。”羽还真吃完自己那一大碗麻辣烫,开始对付小龙虾。风天逸坐在一边用笔记本收邮件。


“你要做事啊?不然去书房?我说话会不会吵到你。”


风天逸并不看他:“你吃你的去。


“哦。”羽还真呆呆的就又开始剥龙虾了。


 


 


 


“真真对饲养员说话的时候敲温柔啊!!!”


“对比太鲜明。”


“我真本来就很温柔好吗!!”


“想听真真骂人2333333”


“前面那个是抖M吧。”


“想看清风!!!!!”


“哈哈哈哈上次清风出来怎么都赶不走真是笑死我了。”


“清风好像不怎么听真真的话。”


“去年买了一只贵宾幼犬,也是因为细小死掉了。”


“那些宠物店真的很可恶啊。”


“建议领养代替购买!!”


“嘤嘤嘤真真真的好软萌啊!!”


“prprprprpr”


“前面pr的口水掉我身上了。”


“感觉饲养员没吃多少小龙虾啊。”


“这一盆看着多实际上应该也还好。”


“我只要看真真吃饭就会担心他把自己撑死2333333”


“不想当真真女朋友,只想当他妈,然后把他喂得跟清风一样。”


“前面简直槽多无口。”


“……”


“真真有饲养员了你们还是死心吧!”


“放心饲养员肯定能从里到外把真真喂得饱♂饱的。”


“这弹幕什么鬼就不能认真看up吃东西吗。”


“谁看up主了,我是来看饲养员到底长什么样子的www”


“啊啊啊啊啊想看阿婆吃月饼!!!”


“吃了一大碗麻辣烫,一盆小龙虾,左边还有一座月饼山!”


“还有一堆水果,可怕。”


“不知道会不会有五仁的……”


“今天我在动车上,吃到了十仁的【微笑】”


“十仁的那个你还活着吗233333”


“23333333333333333333十仁!”


“一脸懵逼.jpg”


“真真剥小龙虾真乃神速也。”


“一缸……居然就吃完了。”


“好想摸摸真真的肚子。”


“好想摸摸真真的脸蛋。”


“好想摸摸真真的【哔】——”


“前面那个哔的你站住!带上我!”


“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省城。”


“节操拣一拣啊一斤一毛五。”


 


 


 


“大家等一等啊我去洗个手就来。”羽还真吃了一肚子小龙虾,摘了手套,心满意足地去洗手。风天逸斜了他一眼:“吃这么多,快胖死了。”


羽还真“哼”了他一声,没说话。


风天逸挑了挑眉毛,从水果里拣了一个石榴出来,开始剥。


羽还真回来坐好,先挑了一个蛋黄的。“从最基本的蛋黄开始吃吧。这个是莲蓉双黄的。


“挺好吃的。莲蓉很细,蛋黄也不会太咸。


“吃得下,放心吧。还没有饱。


“我其实没有很会吃甜食,所以太腻的蛋糕啊什么的我是吃不了的。


“嗯,榴莲我喜欢。喜欢很熟的那种,软软甜甜的。


“哈哈哈偷偷告诉你们,饲养员也吃不了榴莲,他嫌臭。但是我姐姐就会故意寄一整个的榴莲给我。然后饲养员就会发一整天的脾气。当然不是冲我发了。


“这个是……冰皮月饼,蓝莓馅的。我先咬一口。


“大家看得清楚吗?这个馅,特别新鲜,很爽口,不会腻。感觉比刚才的莲蓉要好吃。


“其实小时候月饼没这么多种类的,能吃到就很开心了。


“今年刮台风,就没有回家。


“饲养员家就在这里。明天我们要去聚餐,一家人一起。


“这个是我母亲做的月饼。我从小吃到大的。就是那种最普通的,澜州的朋友应该都吃过,糯米皮红豆馅,简简单单的。


“我母亲做红豆沙不用料理机,都是在石臼里慢慢碾碎的,所以特别香。啊,掉了……


“每次吃馅都会掉一桌子。我就吃一个,剩下的慢慢吃。还是妈妈的手艺好。


“这个是肉馅的。酥皮,闻起来很香。吃一口看看。


“嗯,不错。吃了甜的再吃咸的就特别有满足感。”


羽还真拍拍手上的碎屑,对镜头笑笑。“每年月饼都收好多。今天月饼先吃到这里。我最后吃点水果。”


风天逸把剥好的小半碗石榴端给他,还配上一把小勺子。羽还真笑的傻兮兮的:“谢谢!”


 


 


 


“啊我的24K钛合金狗眼!”


“饲养员的手好美!”


“真·饲养员。”


“原来真真就是这么给喂胖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饲养员。”


“一言不合就撒狗粮……”


“所以饲养员刚才半天都在给真真剥石榴吗,还给个小勺子哈哈哈哈好可爱!”


“这两个互相宠的我也是瞎了。”


“明明是中秋,我却要在这里看别人虐狗。”


“饲养员这手……我先撸为敬。”


“上面痴汉!叉出去!”


“我数数……饲养员带了三个戒指!”


“然而没一个戴在左手无名指上【doge】”


“老觉得饲养员声音很耳熟,是不是我的错觉……”


“是五个,三个叠在一起戴的,而且都巨贵,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嗯?说好的小老板呢?嗯?”


“我开始方了。”


“饲养员手美腿细声音也好听!!”


“不管!!我最爱真真!”


“我就舔一秒饲养员的手,真的。”


“不服!!真真这么可爱!!”


“用勺子吃石榴是我的梦想。”


“为什么就没人这么给我剥石榴。”


“吃个石榴也能虐狗,是在下输了。”


“一碗石榴,三分钟。比起饲养员的手来我更服真真的嘴2333333”


“妈个鸡还给剥柚子!世界再见!!”


“你们干脆嘴对嘴吧【捂眼睛】”


“我还是个孩子啊。”


“作甚!大晚上的这是做甚!”


“你有本事剥柚子,怎么没本事亲一个呢!!”


“好想看饲养员的脸……”


“然后就开始吃橘子了……”


“那片柚子吃了有五口吗?”


“七口,不谢。”


“真真别急啊,慢慢吃~”


“感觉饲养员有点不耐烦了2333333”


“饲养员说还好我赚的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真真怨念了23333333”


“是是是,吃的都是你自己赚的钱!别生气!慢慢吃!!”


“啊我真太可爱了真是会心一击。”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哪里找的呜呜呜”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清风上B站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清风!”


“MDZZ笑死我了。”


“弹幕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毒。”


“啊甜的我都想汪起来惹!”


“饲养员连脸都没露为啥就这么苏!!为啥!!为啥!!”


“好男人都是基佬【微笑】”


 


 


 


羽还真吃饱了,收拾了一下桌面,对着镜头挥挥手:“吃饱啦!今天直播就到这里哦,我们下次再见!!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羽还真提着一袋垃圾,风天逸牵着清风,两人一狗出门散步。


台风平静过后十分凉爽,羽还真不由自主地往风天逸那里靠了靠。


“冷么?”风天逸回头问他。


羽还真笑笑摇头。“不冷。”


风天逸看他笑得鼓起来的圆嘟嘟的脸,不由自主地又揉了一把,羽还真愁眉苦脸地躲开:“越捏越肿了。”


“谁叫你脸那么胖。我给你揉揉。”风天逸道貌岸然,心想手感真好~


“还是没有月亮啊。”羽还真抬头看看雾蒙蒙的天空。


风天逸不以为意:“明天就有了吧。而且‘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说不定明晚月亮更好看。”


清风在最前头撒着欢。


“明年能看到满月吗。”


“可以吧。”


“后年的呢。”


“应该没问题。”


“啊,不知道能看多久。”


“这还不简单,”风天逸白他一眼,信誓旦旦地说:“你活多久,我就陪你看多久。”


羽还真怪不好意思地自己低头害臊去了。


风天逸心中一动,牵了他的手,脚步急了起来。清风不紧不慢地在最前头带路。


“不散步了吗?”


“这么晚了,该回家了。”


“……”


“回家睡觉。”


“哦。”⁄(⁄ ⁄•⁄ω⁄•⁄⁄)⁄


 


END


 


祝大家中秋节团团圆圆,睡到自己想睡的人


我想睡庆庆哥哥【苦闷】


大家来聊个五毛钱的呗

评论

热度(283)

  1. 莫名其喵面粉零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