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喵

【逸真】某主播直播吃饭月入百万

面粉零售基地:

【逸真吃播AU】


饲养员风天逸X小吃播羽还真


 


痴迷吃播,无法自拔


各种梗出处多来自B站各个吃播以及某吃货上次的直播23333


不喜误入


 


 


羽还真,男,23岁,职业是机械工程师,业余喜欢录点吃播视频。因其清纯不做作的性格及可爱的吃相,迅速成为一个小小小小的网红。


周五晚上七点,羽还真把食物在茶几上摆好,打开直播客户端,准备开始。


“大家好,我是真真。今天又来给大家直播啦。


“今晚要吃的是一个(举起)……这个,最大的,12寸的,泰式披萨,上面应该是鸡肉和菠萝吧,闻上去还不错。


“还有这个,饲养员给的,粽子吧应该是。今晚吃俩。


“应该不是饲养员做的。外面买的吧。他不会做饭。我也不会。


“饮料是咖啡(举起来晃一晃)。也是外面买的。


“饲养员?饲养员还没回来。不等他了,他不爱吃披萨。“


稍微解说了一下,羽还真就拆开一次性塑料叉子,准备正式开始。


他撕下一块披萨,美美地咬了一口,然后闭嘴嚼了起来。






弹幕开始刷。


“啊啊啊啊啊真真好可爱娶我!”


“长得好看,吃得也好看!”


“这小嘴儿怎么能塞进这么大一口呢!”


“饲养员真有福气。”


“雾草那个你说饲养员有福气的几个意思!”


“不会吃穷饲养员吗……”


“上面是不是傻,真真是自己养自己的好吗。”


“活的基佬?”


“前面是不是有病人家长得可爱就是基佬?”


“上面两个是新人,已鉴定。”


“新人麻烦看看up主历史投稿再来靴靴。”


“基佬滚出!”


“MDZZ阿婆主就没说自己是基佬好吗!”


“此处嘟嘴的真真我来承包!”


“休想!”


“傻逼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你们不能好好看真真吃饭吗。”


“真真敲可爱!嫁我!”


“前面的真真有饲养员了”


羽还真看弹幕又有撕起来的架势,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把比萨边塞到嘴里嚼嚼咽了。


“这个披萨味道蛮好的。芝士饼底的。”他说着,吸了一口咖啡。


“阿婆主吃的披萨哪家的啊?”


“看盒子估计是米斯特。”


“同觉得是米斯特。”


“这款我上次吃过,味道还行。”


“真真吃得真香!”


“阿婆主绝壁很好养。”






羽还真咽下嘴里的东西,露出一个软绵绵的笑容。“是米斯特的,我之前也没吃过这种。


“我也觉得我很好养。我不挑食的。


“坚果?爱吃啊。喜欢大杏仁儿~


“今天不是周五吗,刚提交一个案子,可以不用加班好好休息了。饲养员比较惨,他今晚有酒局,估计回来要很晚了。


“新来的朋友你们好啊~,“羽还真朝镜头挥挥手,手上小齿轮的手链哗哗作响。“披萨不是我自己订的。刚下班的时候饲养员打电话说给我订个披萨当晚饭。然后我买了咖啡就飞~奔回来啦。”他拿起第三块披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太可爱了!!prprprpr”


“阿婆主做什么的?感觉跟我一样是个设计狗。但是命不要比我好太多。”


“真真是机械工程师哦~”


“想嫁!”


“所以果然还是饲养员养他嘛!”


“#今天还是想求真真同款手链#”


“又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啊。”


“爱看看不看滚,有人逼你进来了?”


“眼看着真真的脸一天天圆起来……”


“到时候就变成月半真了。”


“哈哈哈哈哈那个月半真的那个你站住!”


“伙食真好啊。”


“你们难道不觉得真真胖了更可爱吗……”


“前面滤镜厚的我也是醉了……不过我承认很可爱。”


“想捏脸!”


“想捏的加我一个!”


“想捏脸+10086!”


“你们这些人啊,不胖说人家催吐,胖了又嫌弃人家。”


“谁嫌弃了!胖了也是我老公。”


“醒醒吧人家有饲养员了。”


“承包这里眨眼的真真!”


“休想!”


“上面承包和休想的两个你们好烦啊”


“啊居然不吃披萨边。”


“浪费食物,负分!”


“人家不爱吃饼边也不行?就你屁事恁多!”


“我也不爱吃饼边。”


“不爱吃+1。”


“我爱吃!”


“up主有点小浪费哦!希望下次改正!”


“爱看看不看滚。”


“这弹幕带着火气啊。”


“承包真真剩下的饼边!”


“休想!”


“………………”


“真真上次还说要减肥!你看看你!”


“up爱运动吗?感觉好白净啊。”






羽还真把第四块披萨边放下,喝了一口咖啡,抬眼神游了一下下,开始说话:“最近是有点胖了。关键南羽市好冷,吃得有点多……


“我是本地的,不过工作才来的市区。以前在郊区。


“饼边,真的吃不下,不好意思啊。我习惯就是这样,没有注意。


“好像上次也看到有人问我的手链了。这个是饲养员送的,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买的。帮不上忙不好意思。


“减肥……不知道怎么减……我受不了饿的。而且说实话工作量挺大。我姐姐们都叫我多吃点。


“饲养员吃得不多。跟他一起吃饭都是我垫底。而且他很挑食。


“不爱运动。可能最多的运动就是产品试运行的时候跑进跑出吧……


“饲养员也爱捏我的脸……可是他第一次见我就捏我的脸,我那是想这人怎么这样啊动手动脚的,后来才发现他其实是个好人。所以应该不是我最近长胖了的原因?


他伸手搓搓额头两遍的头发。“我也就一般白吧?因为工作本身就是呆在室内。没什么机会晒太阳的。


“披萨一共1、2、3……12,一共12块。吃的完啊。我以前就吃的完。不过以前没舍得这样吃。


“以前……嗯怎么说呢,家里情况不太好。现在工作了就好多啦。


“这披萨味道真的不错。


“恩,会吃完的,放心吧


“咖啡就是普通咖啡,没加糖。


“会注意休息的,谢谢关心。大家也吃过晚饭了吧?


“嗯,对。等会吃完休息一下就准备睡了。


“等饲养员睡?为什么要等他一起睡?


“他不高兴让我等。之前等他到挺晚的,结果被骂了……“羽还真把最后一口披萨塞进嘴里。他两颊都塞得鼓鼓,活像一只仓鼠。






“23333333感觉真真就没吃饱过。”


“刚吃完饭的我又饿了。”


“有新丰街的小伙伴吗可以一起叫个外卖www”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纸……”


“男孩子才这么可爱好吗?”


“感觉最近食量小的男孩子越来越多,像up主这样清纯不做作的太少了。”


“所以播主到底是不是gay?”


“你才是gay你全家都是gay!”


“怎么又有新人啊……无力解释。”


“想问问饲养员到底是谁?”


“饲养员是真真的房东兼男朋友。”


“是男朋友啦,同居中。”


“男朋友哦。”


“而且饲养员嘴超毒233333上次跟真真说你怎么又吃这么多胖死了2333”


“然后真真就一脸委屈地说下次不吃了,结果直播还是吃这么多2333333333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33333333”


“妈的这狗粮我不吃!”


“这次的披萨不是还是饲养员买的吗?”


“饲养员真是标准的口是心非。”


“傲娇霸道攻x天真吃货受  可以。”


“饲养员帅吗?”


“没看过脸。”


“都没看过正脸诶。”


“听过声音。”


“饲养员腿比较细!”


“好像比真真瘦2333333”


“前面的揍你哦!”


“真真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每一刻都让人沉醉~”


“你的笑,你的美~”


“卧槽怎么唱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弹幕有毒!”


“你们还能不能专心看真真了!”


“弹幕比正主精彩系列。”


“所以下次让饲养员跟真真一起吃嘛!”


“对啊想看饲养员!”


“想看!”


“想到真真上次问2333什么意思233333333”


“真真真是太单纯好怕他被骗。”


“第一次看简直以为未成年!”


“对啊差点以为饲养员对高中生下手23333”


“感觉饲养员也挺宠真真的。”


“那个绿色叶子包着的到底是什么呀?”


“那个是澜州特产的粽子?”


“活捉澜州老乡一只。”


“真真就是澜州人啊,饲养员也是。”


“今晚到底进来了多少新人啊这么多问题?”






羽还真喝了一大口咖啡,开始拆粽子叶。“我是澜州人,饲养员也是啦。


“不过我们是来南羽之后才认识的。


“这个粽子应该澜州的小伙伴都知道吧?一定要冷着吃。味道是淡淡的那种,一点点甜。我们小时候都吃这个。


“晚上好晚上好晚上好。大家都吃晚饭了吗?“


防盗门发出了“哐”的闷响。羽还真转头一看,嘴里咬着一口糯米:“你回来啦?今晚结束得早啊?”


风天逸一身黑色西装,虽然劳累了一天,身姿依旧挺拔:“又在直播?别吃坏肚子了。我先去洗澡。”


羽还真嗅到他身上不算轻的酒味,跟镜头打了个招呼:“饲养员喝多了,我给他煮点醒酒茶去。麻烦大家等一下哦。”






弹幕疯狂了。


“啊啊啊啊啊啊原来饲养员辣么帅啊!!!”


“雾草光声音和裤脚就帅我一脸!!!”


“真真你家缺狗吗?爱吃狗粮上过大学的那种!”


“饲养员声音好评!”


“妈的这波不亏!”


“狗粮我吃了!”


“真真小天使啊啊啊啊为夫下厨房!!!”


“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我觉得大家可以散了,到时候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怎么办。”


“某男主播直播秀恩爱月入百万。”


“真真煮的醒酒茶我也想喝!”


“想问醒酒茶的配方?”


“性别不同还怎么恋爱!”


“卧槽真的是基佬啊。”


“感觉真真是羊入虎口怎么办艹屮艸芔茻!”


“真真是我的你们都让开!”


“饲养员声音好像挺累诶果然家里的顶梁柱不容易啊【”


“上班族表示理解,天天下班都想怼人。”


“诶煮醒酒茶要多久啊。”


“我家的喝醉了就泡点蜂蜜水,放点柠檬,挺有用。”


“我喝醉了都喝浓茶的。”


“听说喝浓茶解不了酒啊。”


“我喝醉的时候并没有人给我煮醒酒茶【微笑】”


“妈的辣眼睛。”


“wodema好怕真真一去不回。”






羽还真把煮好的醒酒茶放在一边晾凉,才坐回茶几前。“不好意思啊,拖了这么久。风……饲养员回来了,那我就吃快点吧。”


“醒酒茶?我煮的是配好的茶包,放滚水里煮一会儿就可以了。具体是什么材料也不太懂。是饲养员的舅舅送的。不过特别有效。


“饲养员经常喝醉吗?……还好吧,他酒量不错的,今晚只是一点醉啦,不过我怕他明天头疼所以还是煮一点。


“衣服好看?哦我的衣服?不太懂,都是他给我弄的。我平常回家也不怎么干家务。但是有空还是会收拾一下的。像吃晚饭一般都是我洗碗。


“哈哈哈不会打碎的啦。我手不笨。


“我们俩都比较忙,他更忙一点,不过我们在一家公司。晚上也不怎么出去。


“周末?……有时候会约上朋友们出去玩一下,不过一般呆在家里。


“我们俩都不会煮饭……反正轮流买饭或者叫外卖。


“他其实挺好的。可能不是很喜欢我直播吧。不过也没阻止我。


“现在?我们现在挺好的啊。”


羽还真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朝镜头挥挥手说:“吃完啦。今天就先到这里为止吧!大家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留言。饲养员一个人在楼上我有点担心。不好意思今晚。大家下次见!”






 


羽还真关掉直播页面。去厨房端了醒酒茶上楼。


风天逸舒展地躺在一缸热水里,眼睛闭着。羽还真撩他刘海儿他也没动。


“天逸?先起来喝个醒酒茶吧。泡太久会着凉的。”


风天逸坐起来,“哗啦啦”地撩水抹了一把脸,露出额头。羽还真把他拉起来,扯过浴巾包住他,擦了一圈,换上浴衣。又拿毛巾裹住他的头。风天逸心安理得地看他忙前忙后,哼都不哼一声。


等他像阿拉伯王子一样裹严实了躺在被窝里,手里捧着热茶,悠哉地嘬了一口,才开口说话:“你怎么吃那么多。”


羽还真好脾气地看了他一眼,忙着把地上的西装收好放进干洗袋子里。“你嫌我吃得多,还给我订最大的披萨。况且我又没吃撑肚子。”


“你看你脸都圆成什么样了。”风天逸一挑眉毛,并不承认圆脸手感更好。


“哼。”羽还真哼了一声。“你自己吹头发啊。我先去洗澡了。”


“我等你出来给我吹。”风天逸屁股都不挪一下。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对。羽还真没有多想,有点生气地说:“那你湿着头发睡觉吧。明天不要叫头疼。”


羽还真拿好睡衣,刚要锁门,就看见风天逸“噌”地一下从被窝里爬起来,甩掉毛巾要挤进门里来。


“喂喂喂你干嘛!出去啊我要洗澡!”


“你不给我吹头发是吧?那就等会一起吹咯~”


“喂!哎不要啊!”


对羽还真果然装可怜最有效。风天逸满足地想。


END


 


有没有人来聊个五分钱的?


啊有点想写同背景的逸真现代小甜饼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评论

热度(358)

  1. 莫名其喵面粉零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